第414章 脱离危险_首席国医
笔趣阁 > 首席国医 > 第414章 脱离危险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14章 脱离危险

 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八点。

  郭二宝每隔两个小时就要服药一碗,已经服了两次了。

  现在开始服用第三次。

  王伟国端着煎好的药过来,大半碗黑乎乎的汤药,空气之中都弥漫着一股药味。

  对于小孩子而言,最好吃的无异于甜的,因为小孩子的味觉很灵敏,所以对于甜味最喜欢。

  同样最厌恶的就是吃苦的东西,尤其是药,各种药都很苦。

  郭振扶着郭二宝的脑袋,郭大宝接过王伟国手中的药,然后将这碗药一点点的喂给郭二宝。

  孙芳和江飞都站在一旁,跟着王伟国一起,死死的盯着郭二宝服药。

  前面两次服药的时候,郭二宝几乎没有什么感觉,虽然有吞咽能力,但根本感觉不到药苦,也不会做任何反应,或者抗拒的举动。

  说明已经分辨不出来喝的东西,是甜的还是苦的,这是味觉失灵的原因。

  只有人快死了的时候,才会出现味觉失灵,根本上还是因为虚。

  江飞所开的这个大方子,药并没有那么苦,因为没有放黄连之类的苦药,但当归,活磁石和白芍也的确都是偏苦的药。

  只要是个正常的孩子,喝了都会下意识的抗拒。

  但这一次郭二宝服药的时候,明显看到他有了抗拒的举动,脑袋不断的扭来扭去,嘴唇开始闭起来,明显不想喝了。

  郭振和郭大宝看到这里,非但不愁反而激动的很。

  “江哥,二宝他…他有反应了。”

  郭大宝不在乎洒出来的这点药汤,他更加激动的是小弟有反应,而非之前依旧呆滞,全身僵瘫的样子。

  恢复了意识,就等于稳住了神魂。

  江飞脸上也带着笑容的点头:“继续喂他喝药。”

  做了这么久,终于是看到了希望,没有白费功夫。

  阎王爷,您老人家的高抬贵手,我江飞记住这份情谊了!

  江飞朝着虚空抱拳一鞠躬。

  他以前并不迷信,但自从莫名其妙重生到七十年代后,对这一行也保持着尊重。

  不管真假,存在与否,敬鬼神,其实是敬自己。

  当然江飞更清楚,是自己的药起到了效果。

  自己所开之药,真正的再次斩关夺门,再次的回阳救逆,再次的把一个濒死的孩子救了回来。

  这一次其实很惊险也很刺激,他没有见过死证的患者,类似于这种天柱骨都倒了的儿科患者,更是前所未见,只在一些近现代的大师书中记载过。

  比如在张锡纯的医案里面就曾记载过类似的情况,还有李可李老的急症医案一书也记载过与之相差不多的儿科患者。

  只不过李可李老所治疗的那个是八岁的小女孩,同样是天柱骨倒,同样是先天不足。

  江飞便结合了张锡纯和李可两位大师的治疗理念和治疗法门,用当归补血加减合参附龙牡救逆汤加减,再加张锡纯氏来复汤。

  当归补血汤重用生黄芪,而参附龙牡救逆汤加活磁石用来吸纳上下,张锡纯氏来复汤用来救脱,再加上血肉有情之药补五脏,肾四味用来引动鼓舞肾气。

  小量的麝香救脑缺氧,振奋呼吸中枢而解窒息,止痉挛。

  这样的话,无论是闭证还是脱证都有卓效,而且治愈小儿智力不会损其智商,没有任何副作用。

  这一次的治疗也让江飞有了一个信心,古籍所记载的死证,原来也不尽然都会死亡。

  竭力救治的话完全有可能活命,但如果不治疗,或者不敢治疗的话,导致患者死亡,那么‘死证’就真的成了死证。

  额外说一下,张锡纯也就是吴新阁吴老的老师,当然吴新阁只是张锡纯的记名弟子罢了。

  “汗水明显减少,抽搐发作次数更是减少到了两次。”

  孙芳在郭二宝身前诊查了一番,原本大汗淋漓的郭二宝,现在汗明显减少,这就是药的效果所在,汗敛效果很足。

  而且抽搐发作次数更是减少,按照入院前来算的话,这六个小时至少要抽搐三十多次,但从江飞接手到现在,只发作了两次。

  其中的一次,还是在是用高丽参粉与麝香粉之前发作。

  用了高丽参粉和麝香粉之后并非发作,用了第一次大药方的汤药后,发作过一次,但症状轻微,也并未引起窒息。

  “最重要是意识转清,恢复了六觉,这才是危证转好的证明。”

  “可以说,孩子基本上已经脱离危险了。”

  王伟国在一旁赞叹着开口,接着孙芳的话,下了他自己的结论。

  然后他看向江飞,眼中充满了敬畏,已经不仅仅是敬佩了,还有畏惧。

  这样的年轻中医,仅仅二十二岁就如此厉害了。

  江飞到了三十岁又会如何?四十岁又会如何?

  他都不敢想象下去了,可以预见的是,未来的江飞,必然会成为中医界的泰斗般人物。

  王伟国觉得,能够和这样的人物做过同事,绝对是自己的荣幸之至。

  再一想到自己媳妇竟然扇过宋采薇嘴巴,他心里就有些隐忧,会不会让江飞记仇?

  但江飞也扇了自己媳妇一个大嘴巴,当时很多人都看到了。

  哎,早知道这样的话,当初便不应该得罪江飞一家。

  可惜没有后悔药,但只能竭力弥补。

  这也是他为什么现在如此听江飞吩咐的原因。

  “现在恢复了味觉和听觉,等恢复了胃气和胃口,二宝就彻底转好了。”

  江飞朝着郭振父子开口说了一句,然后看了眼漆黑的夜色,这个时候也没办法回大洼村了。

  “孙姐,我去你办公室睡一晚。”

  高度紧绷的精神,骤然松懈之后,这困顿之意就袭来了。

  江飞看向孙芳,她的办公室有个简易的床,正好用来睡觉。

  “好,我收拾一下去。”孙芳连忙点头答应下来。

  “那啥…小江,你去我家睡吧。”

  郭振连忙站起身来,朝着江飞开口。

  江飞摇头:“不了,我还是睡在这里吧,二宝若有意外,我也能及时处理。”

  他的话,郭振能够明白。

  郭二宝若是半夜出现什么意外的话,等跑到家里叫江飞,又要浪费至少半个小时的时间。

  所以郭振也没再多说什么,他心里有愧,也只能二宝痊愈之后,再偿还江飞。

  说句实话,他们老郭家欠江飞的情谊真的太多了。

  从他老爹,郭老爷子的肺痨被江飞治愈。

  再到他被放出来,又升了官。

  现在二宝又被江飞救回来,而且二宝是被门图县那边医院放弃的患者,基本上宣告了二宝必死无疑。

  在这种情况之下,被江飞救了回来。

  这还不算上江飞给了郭大宝一些废品收购站的分利,让老郭家的日子,越过越好,不再缺钱。

  你说这样的几件事,全都是恩情,让他郭振怎么回报江飞?

  孙芳把她办公室的简易床收拾了一下。

  她这个床是给卫生院值班的同事准备的,谁困了就在这里眯一会。

  “孙姐,你回家吧,你家里那么多孩子,还有老人要照顾。”

  “有我在院里,你放心。”

  江飞来到孙芳办公室之后,对她说了一声。

  孙芳家里的情况比较复杂,有好几个孩子,还有孙芳的公婆要养,可以说是比较劳累的。

  她能够陪到现在,一是她的身份职责所在,二也是因为郭振是安镇的大领导。

  孙芳有小市民的市侩,也有老百姓的实诚,可以说这是一个好人。

  “行,我也不跟你争竞,那我先回去了啊。”

  孙芳也没假模假式的留下来,她心里早就想回家了。

  “天亮,你跟大宝送孙姐回家。”

  江飞看了眼漆黑的夜色,现在治安不怎么好,便喊了肖天亮和郭大宝一声。

  “不用不用。”

  孙芳连忙摆手示意,但心里却松了口气。

  这么晚了,她还真不敢一个人骑车子回家。

  “没事,两个大小伙子足够护送你到家了。”

  江飞摆了摆手,然后躺在床上,满脸疲惫的闭眼睡觉,不再跟孙芳客套。

  孙芳见江飞一脸的疲惫之色,也不敢再假客套了,轻轻的关上办公室的门,离开。

  夜色很寂静,安镇卫生院更安静。

  处置室门外,郭秀和丈夫周铁生蹲着,一言不发。

  处置室内,郭振坐在床头,盯着小儿子,一脸的心疼。

  王伟国作为儿科的负责人,他是全程陪着。

  江飞可以不用陪,因为他跟郭振关系好。

  但他王伟国可不敢离开。

  郭振可不仅仅是患儿的家属这么简单,人家还是安镇大领导。

  别拿基层干部,不当领导。

  真把人家得罪了,有苦都说不出。

  就这样,王伟国和郭振,一左一右陪着二宝,一夜不睡。

  …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67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67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