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7章 第 73 章_我的道侣有了心上人
笔趣阁 > 我的道侣有了心上人 > 第737章 第 73 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737章 第 73 章

  按照大齐的规矩,能来上书房读书的只有皇子皇女以及宗室子弟。是以,如今在上书房读书的,除了大皇子、二皇子、四皇子三位皇子,还有亲王郡王家的子嗣。

  虽都是皇室子弟,但终究还是以皇帝子嗣为尊,因此上书房基本被分为了三派,分别以三位皇子为首,其余人皆以他们马首是瞻。

  三派人常有摩擦,不过因为相互制衡,表面还算平静。

  岁离四人的加入,却让这份平衡变得微妙了。

  两位伴读不算,便说岁离与李霁,在众人看来,他们都是没有可能继承皇位的。一个是女子,一个是废人,从一开始就失去了皇位继承权。

  若岁离只是普通宫妃所出的公主,三位自诩高人一等的皇子自然不会打理她,但偏偏她乃中宫嫡出。在他们没有登上皇位前,真论起身份,自然是嫡公主更尊贵。

  皇后地位稳固,且母家强大,若岁离是皇子,他们怕是根本争不过她。可她是公主,便是再尊贵,以后也最多成为大长公主而已,威胁不到他们的地位。

  既然构不成威胁,那自然能作为助力。如今戎国对大齐虎视眈眈,边关告急,陆家掌有兵权,陆将军在大齐威名赫赫。

  是以,无论是谁,只要能得到陆家相助,便能在这场夺位之战中得胜。

  四皇子年纪太小,对此感触不深,前头两位皇子却心有若感,又得到了自家母妃的嘱咐,知道该如何为自己的前程努力。

  没有不想当皇帝的皇子,哪怕两位皇子年纪不大,但身处深宫,自然早对那高高在上的位置生了野心。

  所以岁离入上书房之后,过得很是顺利。四皇子虽对她不满,可他上次吃了亏,虽李信特许他每日上学,但其他的惩罚还在,所以他便是再想报仇,也不敢轻易动手了。

  至于大皇子与二皇子,那更不足为虑了,这两人正争先恐后的想在岁离面前表现,争着做一个“好兄长”。如此一来,自不会找他们的麻烦。

  对岁离是讨好,对李霁便俱是无视了。两个皇子皆没有把这个弟弟放在眼里,一个无宠无势无才的废物皇弟,完全不值得他们付出任何心思。

  不过因着岁离与李霁关系好,所以便也无人没眼色的来招惹。

  所以,入上书房的第一个月,岁离四人过得还算平静。

  只是出了一点小意外。

  当授课的老师宣布下学后,坐在她右边的陆思和便立刻站起来,想要为她收拾书桌上的东西——这本来也是伴读的工作之一。

  然而有一人的动作比她更快。

  陆思和的手刚伸过去,书案上的东西便被另个人快速收走了,她又如往常一般抓了一个空。

  而那抢了她工作的人看都没看她一眼,利落的把东西规整好,便用另一只手拉住了她家公主的手,无声地道:【我们回家】

  他的动作实在太快了,也太过自然了,根本没给陆思和反应插手的机会。她看着公主空了书案,立即鼓起了脸,胡乱的把自己的东西收起来,忙跟着跑了上去。

  “公主表姐,等等我。”

  陆思和迈着小短腿,用最快的速度奔到了岁离的另一边,抓住岁离的另一只手,扬起娇俏的小脸,声音娇甜,“我想与您一起走。”

  说话时,她似乎有点害羞,脸上浮出一抹羞赧的笑,露出了两个小梨涡,极为可爱温软无害。

  在家时,她每次露出这样的模样,长辈们便越温和。尤其是祖母,更是会一把把她抱紧怀里,心肝肉的唤着。

  每每到这种时候,但凡她开口要求,长辈们无有不应。

  果然,公主表姐没有拒绝她,而是反握住她的手,笑着对她道:“好啊,我们一起回去。你今晚想吃什么?我让小厨房做。”

  “我都可以的!公主表姐喜欢吃什么,我就喜欢什么。”听到这话,陆思和小脸上的笑就更甜了,声音更是软乎乎的,像是掺了蜜,简直要甜到人的心坎儿里。

  “公主表姐,你真好!思和最喜欢你了!”

  她这般说着,更把小身子贴紧了岁离。似和早已不是普通的草妖,受了岁离的馈赠、晏重霁的精血,以及数不清的天材地宝,是以,她转世的凡身必然也是天赋异禀。

  陆思和的这一生,只要没有意外,注定会一世顺遂、无病无灾的。所以即便没有修炼,但凡身也不普通,可以自行吸收天地灵气。

  因为前世之因,陆思和的仙缘早已定下。只待她功德圆满,便能成就仙身。

  便如现在。

  陆思和身子康健,像是个小火炉,又软软的,贴在身上可舒服。再加上她能不自觉地吸收灵气,与她靠的近,便更舒服了。

  尤其是如岁离这样的病秧子,体会更深。

  所以岁离自然不会拒绝陆思和的靠近,非但如此,她还反握紧了陆思和的手,只觉呼吸都舒坦了不少。

  听到小姑娘的“表白”,她忍不住笑了,“这小嘴是吃了多少蜜糖啊?满嘴的甜言蜜语。”

  “思和没有吃!”陆思和当即认真的回道,“这也不是甜言蜜语,是我的真心话。公主表姐,你喜欢思和吗?”

  闻言,岁离脸上笑意更深了。

  她倒是没想到,那只内向羞赧的小草妖转世之后,竟成了一个嘴巴抹了蜜的热情小甜糕。

  对上小丫头满是期待的眼睛,岁离心头一软,柔声回道:“思和这么乖,我当然喜欢。”

  听到这话,陆思和简直要高兴疯了。

  “……那公主表姐最喜欢我吗?”她贪心不足的又问。

  岁离正要回答,便觉左手一紧。她转头,便看到了脸色冷如寒冰的李霁。此刻,他也垂头沉默的看着她。

  他的声带还未完全恢复,依然发不出声音。但不知为甚,对上那双墨黑的眼睛,岁离方才差点要出口的那个是字,便如何也说不出来了。

  【我饿了】

  不等她反应,李霁又无声吐出这句话,然后用力抓紧她的手,拉着她便朝前走快步走。

  岁离与李霁年纪都比陆思和大,腿自然也要长一些,是以,李霁一加快脚步,陆思和就跟不上了。

  待她回过神来时,她手中一空,再朝前看,竟是李霁已把公主表姐抢走了。陆思和呆了一下,怔然的看着前方两人。

  正这时,只见那个高瘦男孩忽然转过头。

  他看了她一眼,目光里没有半分温度,像是警告威胁。

  陆思和反射性的缩了缩脖子,本想再次跑上去的脚也微微缩了缩。她还是不受控制的害怕三皇子。

  不过许是这些日子这种警告受得多了,她的承受能力也比以前强多了。只过了片刻,她便反应了过来,跺了跺脚,咬牙又跑着追了上去。

  一边跑,她还一边用甜滋滋的声音喊:“公主表姐,等等我!”至于三皇子的威胁不喜?

  她才不怕……不对,她才不管呢。

  反正有公主表姐在,三皇子最多就敢用眼神警告她,除此之外他什么也做不了。他不可能打她,更不可能骂她,既然如此,她又什么好怕的?!

  再说了,公主表姐可说了,她也喜欢她。公主表姐可没有对三皇子说过!

  想到此,陆思和只觉身上力气更足了——腿短又怎样?她可以跑快一点,再快一点!如此三皇子就别想从她手上抢走公主表姐!

  陆思和咬了咬牙,闷头朝前跑,果然很快便追上了前方两人。她无视了三皇子射过来的警告目光,这一次牢牢抱住了岁离的胳膊,甚至还撒娇道:“公主表姐,我刚才好累哦。不过没关系的,我跑得快,能追上你们的!”

  她一张小脸红扑扑的,额头上还冒出了一点汗珠,呼吸也重了一些,让她的撒娇更有底气了。

  见此,岁离心里更软了几分,轻声道:“不用跑了,我们一起走。”

  “公主表姐最好了!”

  “思和最最最喜欢你了,你是全天下最美最温柔最好的公主表姐!”

  “……”

  甜言蜜语像是不要钱一般,争先恐后的从陆思和的嘴里冒出来的,每一句都像是沾了蜜。

  岁离脸上更温和了,为了配合陆思和的“短腿”,她更刻意放缓了步伐。

  不但如此,在感受到左手传来的熟悉力量时,她按住了他的手心,转头对李霁道:“三哥,你若饿了,不如先用些点心,我身上带了几块。正好也没几步路了,咱们慢慢走回去吧?”

  李霁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,目光又在岁离与陆思和交握的手上顿了片刻,什么反应也没有,只脸色更冷了。

  他没有点头,也没有摇头,只是更加抓紧了岁离的手。

  岁离张了张嘴,却终是什么也没有说。她感受到了李霁对她的亲近,或者说只对她一人的亲近,正因此,她才不能任由这般发展。

  她想,许是因为她帮了他,又是她把他带回坤宁宫的,所以他才这般亲近她。

  因着自幼的经历,他筑起了高高的心墙,浑身长满了尖刺与防备,对这个世界对其他人都不信任。

  不过这只是暂时的。

  待到他年纪大一点,身边的人多了,感受到的善意多了,这种全身戒备的状态自然会慢慢消失。

  所以岁离终究只看了李霁一眼,便收回了视线,抽出自己的手,从怀里拿出包好的点心,笑着递了过去,“三哥,吃点心吧。”

  李霁没有立刻接过来,而是垂眸,看了一眼自己空荡荡的手心。

  岁离抽出的是与他交握的手。

  见他不动,岁离直接把点心放进了他的手心里,笑道:“这是小厨房做的新点心,味道很是不错。三哥,你尝尝。”

  说完,她便自然的转身与陆思和朝前走了。

  李霁没有立刻跟上去,望着前方靠得极近的两个小姑娘,握紧了手里的点心,直至点心全部化为了粉末。

  “三殿下,我们走吧。”

  陆丰抱着自己与李霁的东西,走到了李霁的身边,温声提醒,“公主与思和已经走远了。”

  他是李霁的伴读,之前李霁只顾着收拾新安公主的东西,全然没看自己的。身为伴读,陆丰很清楚自己的责任,是以任劳任怨的把东西都收好了。

  这一切他都做熟了,毕竟这一月来,这事每日都会发生的。

  这位三皇子,眼里似乎只看得见新安公主,不仅视其他人为无物,便是他自己,竟是也排在新安公主之后的。

  离了新安公主,这位皇子便如一块冰冷的石头,连人气都没记分。

  便如此刻。

  陆丰话落,便见李霁忽然抬头看了他一眼,目光极冷,隐隐还有敌意。随即他什么也没有说,抬步便自顾自朝前走。

  见此,陆丰也不在意,只沉默的跟了上去。

  他谨记自己的伴读职责。

  李霁今晚没有用多少晚膳。

  别看他瘦,但其实饭量极大,平日里,一个人比他们三个加起来还吃得多。而且吃饭时,他最喜欢挨着岁离,非常热衷给她夹菜。

  他虽然还不能说话,但面对岁离时,表情神色都比平时生动不少。

  然而今天,他虽依旧坐在了岁离的身边,却没有再做其他的,只面无表情的吃了两口饭,然后便忽然放下了筷子。

  他碗里的饭,甚至还是满的,桌上的菜更是没有动一口。

  “三殿下,您不吃了?”嬷嬷疑惑,有些担忧的问道,“您今晚怎只用了这一点,是身子有什么不舒服吗?”

  她是伺候李霁的嬷嬷,若李霁出了事,她自也得不了好,所以很是注意李霁的身体。

  李霁冷着脸摇了头,转身回了屋。

  见此,嬷嬷脸上的担忧更重了。她没有立刻跟上去,而是先看向了岁离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公主,三皇子他今日很是不对劲,您是否……”

  她可是知道,三皇子性子乖僻,自来只听公主的话。公主也很关心三皇子。

  “嬷嬷,你不用在这伺候了,去看看三哥吧。”岁离却打断了她的话,沉声道,“吩咐小厨房今晚多备点菜,若三哥有需要,及时送过去,别让他饿着了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嬷嬷有些为难。

  “什么可是?”岁离淡淡看了她一眼,“你也是宫里的老人了,难道连三皇子也伺候不好?”

  新安公主虽年纪小,尚是满脸稚气,眉目间还蕴着病气,然沉下脸时,竟是让人不敢直视,比之陆皇后还有威势。

  不……准确的说,应是比陛下还要有威仪。

  嬷嬷心头一颤,立时白了脸,再也不敢说什么,只能颤声道:“……奴婢这就去。”

  话落,她不敢再耽搁,忙躬身垂首退了出去。

  岁离淡淡嗯了一声,没再说什么,只重新低头,再次开始安静的用膳。陆思和与陆丰都还在,只这一次,桌上的气氛莫名有些低沉。

  陆思和小心看了岁离一眼,颤巍巍的夹起一个鸡腿放到岁离碗里,甜声道:“公主表姐,吃鸡腿。”

  她观察很久了,表姐喜欢吃鸡腿,每次三皇子夹给她,她都吃了。

  公主表姐好像心情不好,今天三皇子不在,那就换她给表姐夹鸡腿!

  岁离看了看碗里的鸡腿,须臾,笑着回了一句:“好,你也吃。”也给陆思和夹了一个。

  只是公主表姐虽笑了,可不知为甚,陆思和还是觉得她仿佛并不高兴。

  为什么?

  用过晚膳回到房间后,陆思和正苦恼的思索着时,却听房门被敲响了。

  “思和,你睡了吗?”

  一听到岁离的声音,陆思和立即清醒了。都不能宫女反应,她忙下了床,穿上鞋子便亲自去开了门,看到门外的人,她立刻开心的唤道:“表姐!”

  “我还没睡,您找我有事吗?外面冷,您快进屋!”

  门外正是岁离,她身后跟着提着篮子的宫人。

  “我就不进去了,我找你是有其他的事。”

  “思和,你把这些饭菜送到三皇子那里去吧。”岁离让宫人重新准备了一些饭菜,因顾虑到陆思和力气小,所以分量不算太多。

  咦?

  “……公主表姐,您是叫我去给三皇子送饭菜?”陆思和呆了呆,有点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自己,有那么一刻她以为公主表姐在与她开玩笑。

  结果表明,这并不是玩笑。

  岁离点头道:“对,你送过去吧。”

  “他今晚只吃了一点东西,肯定饿了。”岁离轻声道,“正是长身体的年纪,怎能不吃饱?所以把这些饭菜送过去。”

  可是三皇子讨厌她诶,她也不喜欢三皇子,她去给他送饭菜……这也太奇怪了吧!

  陆思和不想去,想来三皇子也不会想吃她送去的东西。

  有宫人,为何要她去?再说了,公主表姐这么晚还在操心这事,说明她很在意,那为何不自己送过去?

  ——虽然陆思和并不想公主表姐这样做。

  陆思和不知道公主表姐为什么提这么奇怪的要求。不过岁离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,沉声道:“去吧,算是我请你帮忙。”

  听到这话,陆思和当然不可能拒绝了。尤其她还看到了表姐微微拧起的眉心——表姐似乎生了烦恼,是因为这饭菜吗?

  不管了,既然是公主表姐想要做的,她去做就是了。

  她披上衣服,接过了宫人手中的小篮子,又看了岁离一眼,试探的道:“公主表姐,那我现在就过去了?”

  “嗯,去吧。”

  岁离点头,顿了顿,又道:“不要说是我让你送去的。”

  “……哦,好。”

  陆思和不解的挠了挠头,不过她是个体贴懂事的妹妹,没有继续问,只乖巧的点头。然后提着篮子,朝李霁的屋子走去。

  院子虽大,但他们四个住的不远。

  因男女有别,所以李霁与陆丰单独住了一个小院,岁离与陆思和一起住,但两座小院离得很近。

  便是陆思和腿短,也不到半柱香便到了。

  李霁的房门紧闭着,屋里的灯倒是还亮着,想来还没睡。陆思和到了门口,吸了口气,在嬷嬷的示意下,伸手敲门。

  只敲了一下,房门竟就被屋里的人打开了。

  这也太快了一点吧,陆思和有些懵,敲门的手还未收回去。

  快步走到门口开门的正是李霁。

  只是在看到门口的是陆思和时,他刚亮起的眸子霎时黯淡了下去。随即又抬眸朝陆思和身后望,但她身后除了宫人,再无他人。

  自然也无他想见的那个人。

  李霁脸色冷了下去,收回视线便要关门。

  “……等一下!”陆思和反应过来,忙挡住他关门的动作,拎起手里的篮子道,“三殿下,我给你送吃的来了。”

  【滚】

  李霁却是看也没看她手里的篮子,挥开她的手,竟是无声地说了一句滚,便砰得一声关上了门。

  幸好陆思和身后的宫人反应快,忙把陆思和抱起来,这才免了她被门板拍到。

  “……他好凶啊!”

  陆思和又怕又气,看着手里的篮子又有点委屈,很想转身就走。可想到公主表姐的请求,她压下心底的害怕,把手里的篮子放在了门口。

  不管怎样,她必须要完成公主表姐交给她的任务,不能让她失望。

  “三殿下……我把吃的放在门口了。”

  说完,陆思和便迫不及待地转身跑了,仿佛后面有凶兽在追。东西她送到了,至于三皇子吃不吃那就不关她的事了。

  “他吃了吗?”

  岁离没有回自己的屋,而是在陆思和的房里等着她。

  “……我送到了,可是三殿下……叫我滚。”见到岁离,陆思和的委屈终于释放了出来,害怕的说,“表姐,三殿下好凶啊。”

  “他叫你滚?”

  岁离愣了一下。

  “是啊!”一说起这事,陆思和就又怕又气,“我听您的话,给他送吃的。结果他直接叫我滚,就关上了门。那门差点就把我连拍到了。”

  “我觉得三殿下应该不饿,他精神可好了,力气也好大!”陆思和小心瞧了瞧怔然的岁离,小声补充道。

  “……他怎么会叫你滚?”岁离声音很轻,仿佛自言自语。不过陆思和与她靠的近,自然听清了。

  “为什么不会啊?”陆思和立刻道,“三殿下本来就不喜欢我。”

  岁离眉心皱的更紧了。

 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?

  “公主表姐……”

  “很晚了,思和,你先休息吧。”没等陆思和说完,岁离忽然站了起来,“今晚辛苦你了,好好休息。”

  说罢,她快速地出了房间,身影很快隐没在了夜色中。

  “殿下,外面冷,当心着凉。我们还是回屋吧。”见岁离呆站在院子里,嬷嬷忍不住道,“奴婢知道您担心三皇子,可是您也不能不顾自己的身体啊。若是您生病了,皇后娘娘会担心的。”

  从陆思和屋里出来,岁离便回了屋,只是却无半点睡意。她在屋里待了一会儿,终究忍不住走了出来。

  她想要去找李霁,可走了一半,却又忽然停住了脚步。

  然后便在原地站了许久。

  她这具身体太过脆弱,深秋夜凉,嬷嬷可不敢让她吹多了冷风,忙出声提醒。闻言,岁离总算是回过神来。

  “殿下,太晚了,咱们回去吧。有什么事,明天再说也行啊。”三皇子不过是一顿没吃而已,又有什么?

  他身体好,便是一天没吃饭也出不了什么问题。可公主却不同,她金尊玉贵,哪里能受这罪?

  “……回吧。”

  须臾,岁离终是转身朝回走。

  见此,嬷嬷霎时松了口气。忙招呼着宫人跟了上去,围在岁离四周,替她挡风。

  屏退了宫人,岁离独自回了屋。因着之前的习惯,岁离不喜欢晚上睡觉时,屋里有人守着。

 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,一进屋,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。

  “……三哥?”

  站在她面前的竟正是李霁。

  岁离有些惊讶,没想到李霁竟然会在她的屋里。他什么时候来的?来这里作甚?

  只是岁离还没来得及问,李霁便突然朝她走了过来,然后用力抓住了她的手。

  【岁岁】

  他无声的唤她,黑亮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她,眉眼间带着逼人的焦灼。

  “我在,怎么了?”岁离以为李霁是遇到了什么事,也顾不上其他的心思,忙问道,“三哥,可是……”

  话未说完,她身子蓦然一紧。

  李霁抱住了她。

  他抱得很紧,力道大的甚至让岁离感到了一丝疼痛。属于另一人的温度和气息,牢牢地包围了她。

  男孩的身体很暖很暖,暖到灼热。比之陆思和那个小火炉还要烫几分,在这冷夜中无法忽视。

  岁离身体微僵。

  她想要挣开这个拥抱,然而刚从外面回来的她,早已耗尽了所有的力气。

  “岁……岁……”嘶哑粗噶的声音陡然在岁离的耳边响起,每一个字仿佛都是用尽全力从破碎的声带中挤出来的,“我……只……喜、欢你。”

  “李、霁、只、喜、欢、岁、岁。”

  每个字都那么用力,却又那么清晰。不过只是简单的一句话,便像是耗尽了他的力气,脸色苍白无血色。

  他的声带根本还没好,每说一个字都是酷刑。可即便如此,他还是坚持说完了那句早在心底藏了许久的话。

  说完之后,清瘦的男孩放开了她,却依旧紧紧抓着她的手,眼里像是盛满了闪耀的星辰,一闪一闪间盛满了期待。

  不是最喜欢,而是只喜欢。

  李霁只喜欢岁岁。

  万万人里,李霁只喜欢岁岁一个人。

  岁离的心,在那微妙的一瞬间,终是不可避免的颤动了一下。w请牢记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67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67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