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章 就诊_面具下的女人
笔趣阁 > 面具下的女人 > 第二百七十章 就诊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二百七十章 就诊

  终于,我和刘宇阳杨约好了,我也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,在微信里,他对我说:“我这周六下午不值班,也没有什么事,我们可以这个时候预约。”我回他:“好的我知道了。”周

  六下午我谎称我有事儿,要和朋友去聚餐,因为小曼怀孕不方便,所以就不让她和我一起去了,而且聚餐中还有刘宇杨,到时候给她发视频,她就可以知道我和谁在一起,我也可以给她发定位,知道我在哪了。小曼一听说是刘宇杨,因上次见过他,觉得这个人也十分靠谱,于是就欣然同意了。

  我急匆匆的打个车就走,等我看到刘宇杨的时候,他早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了。我们又约的还是上次的那家咖啡馆,我对这个咖啡馆都有心里阴影了。

  “兄弟,你要喝什么?”我问坐在对面的刘宇宇杨。

  “给我来一杯柠檬冰水就可以了,你呢?”他说道。

  “好吧,那我也一样,我也要被柠檬冰水。”我回应道。

  “最近很忙吗?”我问。

  “还好,医院任务也挺重的。”刘宇杨说。

  “对了你的那个研究怎么样了?”我又问。

  “还正在研究当中。”他回答。

  “好了,那我也不跟你客套了,我还是想直接问问,小曼的情况到底怎么了?”我焦急的说。

  “目前还不能完全的确定,但是我建议你带她再来医院复诊一次。”

  “复诊?那你能先给我透露一下有可能是什么吗?也好让我自己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  “嗯,你知道抑郁症吗?上次我分别请两位女士做了抑郁症测试表。也就是美国教育卫生部推荐用于精神药理学研究的量表之一。这个是可以快速帮助诊断出是否存在着抑郁症。分数越高,则代表有可能处于这种程度越大。17分以下是没有抑郁症的,17分到20分处于抑郁症的边缘,20分以上则建议需要进行一定的咨询和诊断了。而你老婆小曼的分数处于20分以上,并且我在做测试的时候,发现她有可能最近受过什么重大的刺激。我想了解一下这个情况,这对以后的治疗和提供相应的治疗方案有很大的帮助。”他诚恳的说道。

  我沉默片刻后说:“这件事情我不能告诉你,但是我可以说的是,我太太自从经历了那件事情之后,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依然乐观,但是只要你稍微注意,你就会发现她闷闷不乐。,对任何事情都表现的没有什么兴趣,我为她买了好多的礼物,她也没有表现的高兴,我和她有一些小摩擦,她不也不会表现的十分的生气和愤怒。而且她最近的记忆力实在是下降的太厉害,注意力也不能完全的集中,有时候我和她说几句话,她还要反应半天,最让我头疼的是她最近越来越瘦了,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你所谓的抑郁症,但是我知道小曼她最近太不正常了。”我忧心道。

  “那看来我猜的没有错,这这件事对小曼的打击一定非常大,我认为你还是要把这件事告诉我,我才好从一个从专业的角度为你来评判。”听完刘宇杨说的话,我不由自主的手开始颤抖起来,为了平复心绪,我从兜里摸出了烟,开始拿出来抽,点上烟,吸了一口之后,心情稍微放松下来,我一直在思考,到底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刘宇杨,我看了他一眼,他也并没有要催我的意思。

  就这样,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,烟我抽了一根又一根,刘宇杨在对面不动声色的坐着,只是静静的看着我,也不催我,也不说话,这反而莫名的让我有了一种可以倾诉的安全感。

  我心想:如果真的能给小曼治疗好这个所谓的抑郁症,那么即使这件丑事要告诉别人,我请他为我保密是不是就可以了?我下定决心,把烟在烟灰缸里捻灭,然后和他说出了事情的始末。

  刘宇杨静静的听着,没有打断过我说的每一个字,但是也没有错过我说的每一个细节。随着我说的话的时间越来越长,刘宇杨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,最后我终于说完了,长出了一口气。

  如释重负的对他说:“事情就是这样的。我醒来的时候也就是这样的,我一直都没有敢告诉小曼,虽然我知道她有可能知道些什么,但是我们从来也没有面对过这个问题,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会给她带来如此大的伤害,但是因为我和小慧也都同时伤害了她,我也不知道怎么样来弥补这个伤害。最近她身体状况越发的不好了,所以我就想到了你。我说完了,那这个我下次要带她,再复查一次还是需要在调整方案治疗,你看着办,我把小曼的健康就交给你了,我一定全力配合。”我恳切道。

  “说实话,我现在真的有点不情愿配合你了,要不是因为我是一个医生,而小曼是一个病人,我一定不会再坐下来和你说一分钟甚至一秒钟的话,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呀,你到底经历了什么?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乱七八糟?多情吗?你既然要组建一个家庭,那么就请你一心一意的,和你所爱的人在一起,不要扯出什么小姨子之类的事情。至于复诊的时间,我去看看我的值班表,我们再定吧,但是如果让我以后发现你依然还是这样的,那么我告诉你,小曼依然是我的病人,这个没有问题,我是医生,我不能拒绝病人,但是从此以后我们不再是兄弟,也不再是朋友,这是陌生人,你看着办吧。服务员结账。”

  说完,他起身走了,留我一个人坐在那里苦笑发呆。这是第几个了?这是第几个人这样说我,我是真的错了吗?我以前一心一意的时候,别人总在欺负我,那么为什么我现在不一心一意的时候,别人又来指责我的呢?我到底应该怎么做,才能符合大家的心理呢,为什么不管我是以前的一心一意还是现在的三心二意,我都不快乐呢?我在心里默问自己,自己到底要怎么样,是需要什么样的生活?到底想要什么?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67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67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