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三章 坦诚相见_面具下的女人
笔趣阁 > 面具下的女人 > 第三百四十三章 坦诚相见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三百四十三章 坦诚相见

  等到所有的人都出去之后,只剩下刘清筠和冯一飞两个人,冯一飞看着空荡荡的房子,坐在沙发上,他把一条腿搭在另外一条腿上,摆出了一个二郎腿的姿势,身体往后重重地靠了下去,整个人就像深陷在沙发里一样。这些家具都是贵重的名牌家具,这个沙发也是贵重的牛皮沙发,冯一飞陷在沙发里就像睡在床上一般。

  他现在,显得特别的无助,还有更多的是烦躁,愤怒,但好像是没有地方发火似的,他把这个愤怒深深的按住了,他拿出了烟,点燃打火机开始抽烟,点的时候手不禁抖了一下,打火机点了几下后,依然没有点着,索性连烟和打火机都给扔了,他深吸几口气,沉默片刻后,看着刘清筠说,为什么这么对我,为什么?你真的看不见我的真心吗?

  我为你做了这么多,你难道一点都不感动吗?你难道没有一点爱上我,喜欢我的意思吗?刘清筠听到真心这两个字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,刘清筠说道,真心,你也跟我说真心是吗?开始打感情牌了么?我就知道,你肯定会提这两个字的。

  像你们这样高高在上的人,怎么能懂得真心的意义,真心的可贵,你们都明白真心是什么吗?我告诉你,真心是从不欺骗,从不隐瞒,真心是愿意为了对方付出一切,真心是爱对方胜过爱自己,时时刻刻都为对方考虑。你呢,你做到了吗?

  冯一飞听到后,眉头拧得更紧,他从沙发上突然站起来,我对你到底是不是真心你不清楚么?你是真的没有心吗?我做没做到你自己没有看见吗?你没有用眼睛看吗?没有用耳朵听吗?没有用心去感受吗?我就问你,你哥哥的那1000万,不是我抽的钱吗?我把自己家产卖了那么多你不知道吗?之后为了这件事,我差点搭上自己的性命,难道你不清楚吗?

  我浑身的伤,现在还有伤痕在身上还没有完全好,说完就动手脱下自己的外套和衬衫鞋子,脱下来之后,刘清筠就看到了他满身的伤痕,她知道冯一飞这件事说的是真的,她确实在这件事上有愧于他。

  于是,她就对冯一飞说,这件事情确实是我有愧于你,你需要什么样的补偿,我都可以做到,但是我和你真的是有缘无份,就让我们从此分离再也不要相见了。补偿,冯一飞听见那两个字,就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,开始不断的笑,笑的他眼泪都流出来了就因为最后刘清筠念的那两个字补偿。

  他看向刘清筠,用轻蔑的语气说,我就想问问你,你是不是把你自己看的太高了,我付出了那么多,你竟然能用补偿这两个字来结束这一吗?你未免也想得太简单了,我付出的是什么?刘清筠,我付出的何止是金钱,还有时间,感情,甚至,付出了我的性命,你竟然告诉我,你可以补偿。

  那好啊,你告诉我你怎么补偿?刘清筠一愣,心里想到,自己刚才说这两个字的时候,并没有想到其他的意思,但听完冯一飞说的确实是,那自己该怎么补偿他呢?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补偿了,这话说起来很扯淡,并且听起来也很无聊,更有些耍赖皮的意思,但是没有办法,她现在就是这种状况。

  关于冯一飞投在自己身上的时间,金钱和精力,所有的东西都打水漂了,这样想来倒真是自己欠冯一飞的,自己却无力补偿。于是她苦笑着说,那你说让我怎么补偿你,我尽我自己最大的能力,只要我能做到,你就尽管说。冯一飞听了这句话,对她说,如果你真的要补偿我,那么我要你永远的留在我身边,怎么样?

  刘清筠听了这句话接着说道,不可能,我不可能永远留在你身边,我要是永远都在你身边,我就不会和你说分手了,我是注定要和你分别的,你可以提另外的条件。冯一飞这下是彻底失去理智了,看向刘清筠问道,其他条件,我就问你有什么值得我惦记的,你的家事,你的财产,还是你在床上的技术?有哪一点是能让我,恋恋不舍的。

  除了陪伴和珍惜,我可不惦记你任何东西,既然这两样都没有满足,我为什么要放你走?确定是这样子的吗?刘清筠再一次问他。是的,我确定,冯一飞回答道,刘清筠说,既然是这样,那么,我愿意改正我自己的技术,让你好好的享受一次,这样总可以了吧。

  冯一飞听完这句话后,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?他认识的刘清筠是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的,于是摇了摇自己的头,好像这两天自己经常是处于幻听的状态,可是摇头之后发现那句话是真的。冯一飞看着刘清筠心想,这女人真的是铁石心肠啊,为了自己能够离开我,竟然不惜在这方面做努力。看来她真的是要走了,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。

  既然如此,他也不必客气,既然这是双方的声音,他自然是不能错过这一次以后可能都不可以得到的机会,他要把他全部的温情,他的所有,他对她的好都要一丝不留的讨回来,他要把她榨干,把她榨干到一丝不剩,这样的交易不是才公平吗?这不才正是他冯一飞的风格吗?

  冯一飞扯了扯嘴角说,好呀,真好,要开始算清楚了是吗?既然你愿意在这方面满足我,那可以呀,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。估计你忘了我以前是怎么玩儿的了,哦对,你压根不知道,我对你是世界上最温柔的,是需要做个对比对吧,没关系,我有时间赔你慢慢玩。

  我让你尝一下所有的道具,尝了之后,如果你还能坚持走下来,还能走出这个门,我就让你走,再也不阻拦你,那样我们之间也算是两清了。冯一飞说完竟然优雅的对刘清筠伸出了手,刘清筠看着那只手,仿佛像是来自地狱魔鬼的手一样,如果自己真的握住了那只手,那么,估计真正的折磨才开始吧。

  她以前没有见识过冯一飞的能力,但是听说了不少他玩女人就像换衣服似的话,他的花样太多了,估计比换衣服还多吧?听见他那刚才用那种残忍的声音说出的话,今天晚上应该很难度过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67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67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